北宁股票配资

北宁股票配资中国酒业期货配资 网

华夏酒报官方网站

中信离场,业外资本不宜“饮酒”?
2020-05-20 15:14:31   来源:《华夏酒报》   作者:杨孟涵   

曾经的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中信,在入股10年、经历了多次失败的IPO后,终于退出了西凤酒股东序列。2020年3月3日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股东信息显示,中信产业投资基金操盘企业(以下简称中信产投)——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已经不在名单上,持股15%的第二大股东已变更为陕西地电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目前,西凤酒二股东的陕西地电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唯一出资人为陕西地方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亿元,陕西地方电力(集团)有限公司隶属于陕西省国资委,而西凤酒的第一大股东背后为宝鸡国资委。中信的退局让酒业议论纷纷,大多观点都集中于“资本逐利,业外资本追逐短期利益,难以坚持,不适宜饮酒”的论断。这个论断的重要依据,即在于人们普遍认为,中信进驻十年中,最为重要的工作是推动西凤酒的A股上市进程。但其间推动数次,均以失败告终,尤其是2018年底因为意外事件而导致的IPO折戟,让中信彻底失去耐心。中间伴随着的人事变动,也印证着双方合作的波折。

作为外来资本的中信转身退局,西凤酒引入的新投资方陕西地电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则作为省国资委旗下的企业,而与宝鸡市国资委共同碰头于西凤酒这个当地硕果仅存的少数名牌企业中。这个磨合十年而散伙儿的案例,让酒业对“业外资本”多了一份鄙夷:你看,他们就是耐不住性子,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就退出了。

由此,资本天性逐利,不适宜于建设品牌、不适宜于“饮酒”的论断就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共识。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在西凤酒的股权一直维持在15%,与第一股东相差甚远,这也就意味着,其并非具有完全控制力。

实际上,除去IPO操作层面的因素外,代表地方政府意志的国资委、与代表外来资本的中信,在发展战略、追逐目标上本就有着天然的不同,而市场化因素与政治化因素的交织,则让这种跨界合作更显复杂。与其说是资本方因逐利不成而心灰意冷,毋宁说是地方政府对这样的合作失去耐心。

如果说中信的离场印证了资本追逐短期利益的天性,那么天士力之于国台、天洋之于舍得,则推翻了这种对资本的论断。

在天士力投资成立大约20年后,2019年国台取得销售突破20亿,利税突破10亿元,净利润4亿元的成绩。而舍得酒业在同年实现营业收入26.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79%,实现归母净利润为5.0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1.66亿元,同比增长48.61%。

从目前的股权结构上来看,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拥有16个股东,国台酒业集团有限公司为第一大股东,持股56.2%,而国台酒业集团背后则是持股高达79.02%的天津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结构更为多元,虽然其仅有11个股东,但是第一大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占股仅为29.91%,不足半数。而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则持有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份。

无论是天士力还是天洋,均对所投资的酒企实现了股权控制,这成为其能够稳定推进发展策略并保障团队稳定的重要前提。

回到中信与西凤酒的案例上来,投资方与控股方各有目标,本无所谓对错,也不能证明业外资本不宜饮酒的结论,对西凤酒与中信来说,摆脱无谓的牵扯后,双方各有广阔天空可供飞翔!

编辑:闫秀梅

weixn


相关热词搜索:北宁股票配资

上一篇:做好直播带货背后的“硬功夫”
下一篇:最后一页